沈婉心的思绪刚打个岔


信息来源:http://motricitat.net 时间:2019-09-10 09:30

  多可爱的小包子,沈婉心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娃娃,她头发漆黑微卷,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,皮肤白嫩得像牛奶一样。沈婉心有点恍惚,入神了,忙眨了眨眼睛把陷进去的思绪拉回来,小包子也跟着眨眨眼睛,还把脸贴得离她很近,不仅莫名其妙喊了一句“娘亲”,紧接着就要凑过来亲她。

  可是不是姑娘身并不是沈婉心自己一张嘴说的算的。在外人眼中,她就是个嫁过人的寡妇,绝不再是值钱的黄花大闺女。

  亲爱的宝宝们,如果你在完结榜单上找到我,那么我线快要结束了,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。

  沈婉心前世嫁过两次人。第一次算是门当户对,嫁的是大学士之子李文。李文对沈婉心说不上好,可也算过得去。至少在李家的时候,夫妇两人相敬如宾,在外人眼中还是一对模范榜样。

  就是因为这一点,李文身体不好,两个人之间本就是以礼相待,说是夫妻,其实更像是朋友。可到了薛飞那,她的这个怪毛病一直让薛飞觉得是沈婉心嫌弃他。沈婉心碰都不给碰,薛飞又气又恼,如受了奇耻大辱一般。

  在棺材里憋了太久,腿脚早就发软了,沈婉心一脚没踩稳噗嗤一下滑了下去,屁股大概被摔成了八瓣,疼得她叫都叫不出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看我爹哭了,我就说娘不会不回来的,娘以后就会回来。可是爹就生气,还吼我,还说我娘明天就又要嫁人,再也不要我们的。”

  沈婉心的容貌汇集了天底下所有女子的梦想,她美得雅俗共赏,或可清雅脱俗,或可美艳绝伦。

  一落地,沈婉心忙着去看香儿怎么样。她刚抬头,却对上一张娃娃脸。那小包子睁大眼睛盯着沈婉心看,沈婉心也不由自主地看着她。

  沈婉心的思绪刚打个岔,身下矮小矮小的小包子就开始哭起来,长长的睫毛全被打湿。小包子抽抽搭搭地开始埋怨,她一哭说起话来沈婉心就险些听不明白,适应了几句才跟得上她的节奏。

  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,对于沈婉心,死了就是死了。前世如何已成旧梦,她只是不知道这个阿飘要做到何时。为何真成了生是薛家的人,死是薛家的鬼。

  这口棺材也是奇怪,不仅里面没有死人,连小包子娘亲的一件遗物也没有,别说是首饰,甚至是一件衣裙,一条丝帕也统统没有。最值钱的就是这棺材木头,上等红木棺材。连棺材里头都不惜得铺层锦布,里里外外就是一个光木板。

  “嗯阿,我爹昨天还这样说呢。他一边喝嬷嬷买来的花酿香,一边说娘以后都不会回来了,要是能回来,就一直亲她,再也不放她走。”

  沈婉心没带手帕,只好用衣袖给她擦眼泪。小包子继续委屈:“爹很过分,非要把娘安葬。还说他要清醒,我也要清醒。我才不要清醒,我娘明明会回来的。以前也是爹自己说,娘早晚会回来。现在他又骗人,还让人把娘埋了,我再也不喜欢他了。”

  沈婉心的魂魄随着一点点上抽的塘水慢慢浮起。终于,摆脱了一身泥泞湿漉,看到了旭日阳光。

  小包子虽然可爱,但沈婉心也不喜欢被她亲。她天生就不喜欢别人跟她过分亲密。多数时候,沈婉心都宁愿自己一个人独处。

  想到刚才棺材落地后又是停了很久那棺盖才打开,沈婉心便问:“那刚才是你拦着棺材不让下葬掩埋的?”

  “我爹说,娘老是跑,万一遇到娘,就使劲亲,使劲亲,把她亲回家,再也不放跑。”

  “呃。”沈婉心不知道怎么接话,她心里已经开始着急。这会儿沈家铁定已经发现她和香儿不见了,现在也肯定在四处找她们。

  沈婉心现在正在一口棺材中。好在是口空棺材,没有死人,还有一个贴身丫鬟陪着她。可就是如此,呆在棺材中的滋味绝不好受。

  收收收收收收收收收收收了没有?怎么还没收还没收没收没没没没没收(╥╯^╰╥)

  沈婉心嫁进来的时候是个姑娘身,出李府的时候还是个姑娘身。李文自觉对不起沈婉心,没让她跟着守一辈子寡,过世之前就留了休书于她。